校慶倒計時:
0天
當前位置: 首頁 > 我與東電 > 正文

我的一切都是黨給的

【作者:王文杰 | 發布日期:2019-08-30 】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小的時候讀了兩年私塾,一年村辦小學,如不解放,念書也就到此為止。1948年秋東北解放后,區里成立了完全小學,當時全校只有一名老師,只招了一個高小班。我是由我的小學魏老師推薦并給我報的名上的高小班。在高小讀了一年半畢業,老師又推薦我報考雙遼中學,當時上中學不交學雜費,住宿免費,我是從家里帶的高粱來頂的伙食費。我想中學畢業就可以工作養家。19527月中學畢業時,學校成立了高中班,我被選派到高中班學習。這對別的同學來說是件大喜事,但對我而言,卻是個愁事。那時我父母已去世,還有弟弟、妹妹在念書。初中我勉強讀下來,不能再上高中了。無奈之下,我找了校黨支部書記——我的小學魏老師說明了我家的情況,他幫我與分到長春電業技術學校讀書的張淑清同學對調。到長春后看到電校的條件比中學的條件好多啦,而且食宿和教材學校全包。洗浴都免費,念書不用花錢,畢業還能分配工作。我慶幸運氣好,我感謝中學的黨支部把我分配到這個學校。我暗下決心,一定聽老師的話,遵守紀律,努力學習,積極參加學校的活動。在入學后一年多的時間里,我的學習和擔任的班級干部工作都很順利,和同學們相處很好。當時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努力學好專業課,將來在電力系統工作時做一名合格的技術員。

1953年秋剛開學的時候,學校準備擴大招生,為解決師資不足問題,決定從二年級學生中選派一批學生送東北師范大學進修,回校當教師。當班主任老師通知我準備到東北師范大學進修數學,回校當教師的決定時我感到突然,我不想學數學,也不想當老師。后來,雖然經歷了一場小波折,但學校已經決定,我還是表示服從學校的決定,同意去進修數學。我們同去的六名同學原計劃進修兩年,但只進修一個學期就被學校轉送到中央燃料工業部干部學校數學師資班學習,原計劃學一年,因部屬各中專學校急需數學教師上課,學了八個月就提前畢業,并立即回長春電力學校,接專業課老師代講的數學課。由于我深知自己學識淺薄,又無教學經驗,所以回校后堅持自學,補上知識短板。在教學上虛心向老教師請教,先是模仿老教師授課,機械地按課堂六個環節上課。但由于我在教學中認真備課,講課熟練,輔導熱心,并能深入同學中和他們交談,征求他們對教學的要求和改進意見,所以我初次教課受到了同學們歡迎。但我自己并不滿意,我知道在教學上與商永健老師講課嚴謹板書規范、劉點平老師講課通俗深入淺出、馮玉文老師講課風趣幽默相比相差甚遠。當我講過一遍中專數學的各門課程后,我衡量一下自己與這些老師相比還是一個沒出徒的教師,我決心學習他們對教學的認真負責精神和高超教學藝術,全身心投入教學中,提高自己的教學水平。經過幾年教學實踐的磨練和黨組織的培養教育,提高了教育思想水平,增強了為黨和國家的事業培養學生的事業心和責任感,在教學中不斷總結經驗教訓,不斷改進教學方法,漸漸地能獨立自主的完成中專數學各門課程的教學工作任務,并取得了良好的教學效果,受到同學們的歡迎。我立志做一名合格的中專數學教師。

1958年學校晉升為大學,由吉林電力學校改為吉林電力學院,全院師生為之振奮,都為辦好學院而努力。學院為了提高師資水平,滿足教學需要,陸續把中專留校的教師送到國內知名大學進修,我盼望著學院早日送我出去進修。但 1960年至1962年間,學院兩次決定派我出去進修學習都因系、委(基礎課委員會)里工作脫離不開未能成行,系、委領導說以后有機會送我出去學習,我表示服從組織安排。哪知后來情況變了,1962年在院校調整中,學院決定在動、電兩系分別成立輔導組,我被任命為動力系輔導組組長。當我接到這個通知時感到很吃驚,我想教師當不成了,外出進修更不可能,以前為準備進修學的微分方程的一些教學知識都沒用啦。當黨委辦公室主任找我談話時,說了很多關于成立輔導組的意義、工作要求和對我鼓勵的話,我都沒聽進去。說心里話,我非常熱愛教學工作,不愿當輔導組組長,但我是黨員,必須聽黨的話,服從黨的安排,不能說“不”字,所以我還是按時到動力系報到。當時輔導組只有我一個人,于是在動力系黨總支領導和幫助下開始籌建輔導組,推薦輔導員,并準備迎接新生和沈陽、長春兩校調撥來的學生,工作一忙想別的事就少了,但我心中那個“結”還沒解開??晌矣窒?,組織歷來對我很信任、很重視,早在1957年中專時,學校第一次招老專班(后備干部班),學校就派我給他們講數學課,從1956年開始學校一直給我安排班主任工作?,F在學院調整后需要加強學生思想政治工作,系里成立了輔導組,調我到動力系任輔導組組長做學生思想政治工作,這是組織的需要,也是對我的信任和培養,應該按黨組織工作需要去愛這個工作。想著想著就想通了,就自覺地全身心投入到輔導組的工作當中。按照院黨委對輔導員工作提出的深入學生當中做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的要求,我和組內同志一起深入到學生的學習、生活和活動中去,一度和學生同吃、同住、同學習、同勞動、同活動。定期對學生的思想、學習、生活上的情況與問題進行研究,進行有針對性的引導教育。在教育學生的同時我們也受到了教育,我深感能夠幫助學生解決在思想、工作、學習上遇到的問題和困難也是一種快樂。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輔導員首先被沖擊。輔導組散了,同學們只給我貼了幾張大字報,我感謝同學們對我的關心和保護。很長時間我無事可做,處于逍遙狀態。此時我很懷念當教師、當輔導員和同學們相處的情形。

1973年動力系缺輔導員,在我的申請下經學院同意,我從院保衛組回到了動力系,任動731班輔導員兼講數學課。該班是工農兵學員班,他們有不同的社會經歷:有的當過兵,有的是工人,有的是下鄉知青,有的是返鄉知青,有的是農村基層干部。這些學生與經高考入學的??粕?、本科生不同,他們的文化水平參差不齊,從上過高一到高三,初一到初三各年級的都有,還有的基本沒受過中學教育。他們珍惜上大學的機會,渴望讀書,多學習知識。我來到這個班之前,曾擔心工農兵學員上大學要“上、管、改”,文化水平差距又很大,教學與管理工作肯定會有困難??墒钱斘覍嶋H接觸這個班之后,感到這個擔心是不必要的。他們關心學校,遵守紀律,服從管理和教學安排,所以我在該班的工作中沒遇到什么困難。在教學中我首先把注意力放在幫助他們樹立學習信心、提高學習興趣和自覺性上。教學中我從實際出發,因材施教。在對每個學生文化基礎調查了解的基礎上,從大多數學生能跟上教學進度的前提出發,考慮基礎性強、弱兩頭的學生對教學的需求安排講授,并不斷根據教學情況改進教學方法,調整教課的速度和深廣程度。在課堂教學中我注意啟發、引導、討論、交流,白天有課時,晚上自習時必下班輔導;白天沒課,晚自習時我也經常下到班里,所以同學們對數學上遇到的疑難問題提出之后我都能及時的給以解答。我在輔導中注意分層指導,個別幫助,受到同學們的歡迎。

在我和工農兵學員相處的過程中,給我留下最深刻記憶的一段是帶領他們參加“開門辦學”活動。1974年暑假我帶動731班去遼寧電廠參加機、爐大修,我和幾位老師與同學們同住在低矮的水泥蓋的小平房里,在廠內四十多度的高溫下與工人師傅一起參加機、爐檢修勞動。1975年春開學初,帶動741班去鞍山電廠參加2號機組安裝。我和幾位老師與同學們同住在地面還有冰碴的帳篷里,與工人師傅們一起在高高的空架的廠房中勞動。這兩處的吃住條件都比較艱苦,勞動也比較累,但這兩班的同學沒有一個人叫苦。他們遵守紀律,謙虛謹慎,尊重師傅,學習虛心,勞動不怕臟、不怕累,深受工人師傅稱贊。在開門辦學中,我和同學們一樣受到了鍛煉,盡管這樣的開門辦學以后不會再有,但我認為教學必須與生產、科研相結合,師生參加生產實踐、科研實驗這一課是要上的。

1978年學院成立了基礎部,我從動力系調到基礎部任副主任。由于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我曾在保衛組參加審查專案問題被審查,在一年中我一邊工作一邊參加學習班,接受審查,1979年初被免去副主任職務,回到數學教研室,從此我沒離開教學,一直教課。沒想到過了三個月黨委又任命我為基礎部黨總支副書記,一年后為基礎部黨總支書記,更沒想到三年后總支書記職務被停,又隔近五年黨委任命我為研究生部黨支部書記兼副主任。我在研究生部工作,是從1988年底到1990年初。在這一年多的工作中,我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做研究生的思想工作上。我經受了鍛煉和考驗之后,回到基礎部任黨總支書記。工作幾次變動,我都服從組織安排,沒有任何怨言怨氣,也沒有影響工作。對于我教課問題,開始時教研室有不同看法,有的老師支持我講課,有的老師認為我多年做黨政工作沒有上課,初次講本科高等數學,又是中間接兩位老師的課,不支持我馬上講課。得知這個情況,激發起我搞好教學的斗志,我下決心一定講好課,證明自己是一個合格的教師。在領導的支持下,我按時接課,給電782、783班和工熱781班講高等數學。在教學中我依據多年積累的教學經驗、自學成果和熱情認真的態度,初次給本科班講高等數學就取得了較好的教學效果。在期中教學檢查時,同學們給予了好評。這樣就更增強了我搞好教學的信心。我相繼給本科班講授高等數學、工程數學(矢量分析與場論、線性代數、概率論、復變函數),給82級電力工業經濟管理干部專修班(后備干部班)講授管理數學。從1984年春開始,近5年時間,我沒有擔任黨政工作,我就把全部精力用于教學上,在有關教學部門的安排下,我給電83級慢班(全班25名學生,除個別留級生外,其余是1983年從西北招生來的,錄取分數低,第一學年考試成績差的)講授工程數學;給85級干部班(入學前都是??埔陨袭厴I的)、企管班(入學前多數是中專、高中畢業的)、電力系統大中型企業局廠長、總工程師崗位培訓班(第一期至第八期)講授管理數學;給碩士研究生講授概率論與數理統計;給管理??瓢?、本科班以及經濟管理、信息工程碩士研究生班講授運籌學;給全校各專業組成的大合班、教改班、實驗班(19982009級)講授線性代數與空間幾何、概率論與數理統計。對于各班的教學,我本著“教書育人”,“立德樹人”的原則,從思想入手,注意調動學生的積極性,主動性,我以對教學的熱情和負責精神熏陶感染學生,以不斷提高教學藝術水平,改進教學方法,吸引學生,提高學習興趣,使之努力學習、刻苦鉆研,提高自己的能力與素質。

作者在授課

除此之外,我根據各班的不同特點、班級學生的學習工作經歷、文化基礎、班內人數、教學要求,采取不同的教學方法,講授內容深廣程度不同進行教學。如在小班的講課中,我注意課堂交流、討論,鼓勵學生提問題。一次在給82級干部專修班講線性代數的矩陣時,一位來自火電公司的學員站起來說:講矩陣有什么用,我搞這么多年電廠安裝也沒用到矩陣,同學聽了都笑了。我說:你提的問題很好,怨我開課前沒講明白,我介紹了線性代數和矩陣研究的問題和應用,你們要開的運籌學課和管理課都要用到線性代數。從此后我講每門課前都要認真準備好緒論和每章引言。我認為課堂交流討論,不僅能活躍課堂氣氛,也有利于師生互相學習共同提高。如對電83級慢班講工程數學時,我把注意力放在幫助他們樹立學習信心,提高自學能力上,通過討論課和講授課中的課堂交流,促使他們思考問題,督促他們自學,幫助他們提高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和表達問題的能力。通過半年的教學,不僅他們的數學成績有明顯的提高,基本趕上了全院各班中等水平,而且增強了他們的學習信心。又如對干部班的教學,我考慮他們年齡大,工作時間長,對過去學的數學知識會有遺忘,所以講課時凡是要用到舊的數學知識,我都扼要的進行復習講解,講新課時重點放在精講、應用上。他們歡迎我的教法,并鼓勵我把教案整理好出版,在他們的鼓勵、啟發下,我寫了有關教學方面改革的論文,編寫了教材。

隨著教改的深入,對過去在電83級慢班、教改班和實驗班開展的討論課進一步改革深化。我帶著講授課與討論課如何互相促進、討論課后如何再提高的問題,在實驗班教學中進行“講授課與討論課循環式”教學的研究與實踐,這種方法受到同學歡迎。

在教學之中我不斷總結教學經驗,進行教學方法改革和課程建設的研究,我寫了兩篇關于教學方法改革的論文,分別在《水利電力高教研究》87年第2、3期和88年第4期期刊上發表,并于1989年與劉泮石、馮玉文老師獲院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我于1992年獲院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省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于2001年獲院教學改革貢獻一等獎。

在認真總結我校多年教學經驗的基礎上,吸取外校教材的優點,結合我校專業實際自編的《概率論與數理統計》、主編的《運籌學》、《應用概率統計》(研究生用)、和王殿選老師共同主編的《線性代數》、和宋代卿共同主編的《概率論與數理教材》(函授生用)教材,已在我校使用多年;我還參編張純老師主編的《電力生產企業現代化管理》教材,本教材在電力系統大中型企業局、廠長,總工程師崗位培訓班中使用多期。

我今天回憶往事,做夢也沒有想到我一個農民的孩子,沒念多少書,竟能在大學里工作,還曾擔任過系、部黨政領導工作;從一個普通的中專教師能在大學里教課,還被評為教授,我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績,都是黨組織培養教育的結果,可以說我是在工作中學習工作,在教學中學習教學。我從1954年登講臺到2001年離開講臺在校工作57年,享受教學的快樂,退休后過著幸福愉快的生活。我這一切都是黨給的,我也常想過去的工作,感到很多地方做得不夠,或者說不好,遺憾的是現在無法彌補??吹饺珖嗣穸荚跒橹腥A民族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而努力拼搏,我卻無事可做深感不安。想來想去,還是應該做點事,最終決定編寫《線性代數學習輔導》和《概率論與數理統計學習輔導》兩本書稿獻給學校,供老師和學生做參考。

(作者:王文杰, 19539月留校任教。曾任基礎部黨總支書記、研究生部黨支部書記兼副主任等職,教授,現已退休。)

版權所有:東北電力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長春路169號
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亚洲成aⅴ人在线视频,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视频_第1页